<address id="plbrl"><form id="plbrl"></form></address>

            <form id="plbrl"><nobr id="plbrl"><meter id="plbrl"></meter></nobr></form>

              <em id="plbrl"></em>

              <form id="plbrl"></form>

              <form id="plbrl"></form><form id="plbrl"><form id="plbrl"><th id="plbrl"></th></form></form>

              華夏基金HD for iPad

              債券投資主動管理能力位居前三 解密華夏基金固收團隊“殺手锏”

              時間:2020-11-07字體大。

              來源:中國經營報

                      今年以來,股市的上漲固然有吸引力,但股市的波動,也成為投資者心頭的痛,近幾個月的震蕩,讓人只想要“穩穩的幸福”。這種背景下,“固收+”異軍突起,成為今年理財圈新寵。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年內“固收+”新品發行數量已超過150只、募集規模逾2400億元,遠超去年同期。
                      面對市場利率下行+打破剛兌+市場震蕩等投資挑戰,為滿足投資者進可攻退可守的需求,華夏基金大力打造固收戰隊,積極布局“固收+” 這一賽道,多年在債券投研領域的深耕在今年厚積薄發。來自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華夏基金債券投資主動管理能力在可比114家基金公司中位居前三,以聚沙成塔的追求和細水長流的韌性,用一個BP又一個BP的匠心為投資者積累收益。
                      wind數據顯示,華夏基金也是擁有年內業績TOP20債基數量最多的基金公司之一,旗下華夏鼎利債券、華夏可轉債增強債券、華夏雙債債券、華夏聚利債券4只產品均位居債券基金今年前三季度收益率前20名榜單,占了全部榜單的1/5。此外,在銀河證券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的基金評級中,華夏基金旗下共有5只債基獲三年期五星評級。
                      固收類產品整體亮眼的表現離不開背后優秀團隊的支持。華夏基金固收團隊實力能位居行業前列背后究竟有什么樣的“殺手锏”呢?
                      不斷迭代 建立卓越的固收投研體系
                      當前債券市場體量快速增長,涉及到的數量與種類不斷豐富,影響市場趨勢的變量也不斷增加。但是每個人時間、精力有限,所以對于固收團隊來講,能否建立分工明確、完善、高效、具備執行力的投研體系往往從根本上決定了未來的投資效果。
                      華夏基金很早就在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下,分設了固定收益部、機構債券投資部和現金管理部負責固定收益類產品的投資工作。既堅持了公司投資委員會的統一指導,確保公司集體投研智慧的有效傳達,也根據不同業務類型需要做了分工,確保術業有專攻以及投資的“個性化”。
                      此外,近兩年,華夏基金也根據市場變化,及時進行固收投研體系的升級調整,并將改革的著力點放在固收投資最重要的“研究”環節。此前華夏基金固收研究員分散在三個部門,負責深耕對應債券品種的跟蹤研究。改革后,華夏基金將分散在各部門的固收研究員集合設立固定收益研究組,并歸屬于公司投資研究部。如此一來,不僅三個固收投資部門的研究資源和成果進一步實現共享,還能更好分享公司大研究平臺的紅利,特別是公司固收類和權益類的研究交流、互補能進一步加強。
                      華夏基金固定收益部行政負責人劉明宇表示:“目前公司固定收益研究組負責宏觀、資金、利率、信用、轉債各板塊的研究,以及各券種的內部信用評級分析,為各個投資部門提供策略支持。投研體系做了這樣的調整后,首先在宏觀經濟判斷上,之前可能債券和股票是有一些割裂的,現在都歸屬于公司投資研究部這個大部門,相互的溝通交流、借鑒、互補都能得到加強。其次,固收團隊可以更好分享公司行業研究方面的成果,讓固收+里的權益投資部分(比如可轉債的正股研究部分)能夠得到有效提升。此外,我們的信用評級團隊也可以更好借鑒公司行業研究員的成果。”
                      目前,華夏基金固定收益研究組共26人,包含宏觀、資金、利率策略、信用策略、轉債策略、信用評級等各類研究員。據劉明宇透露,華夏基金固收+(二級債)投資另一個特色是,由債券類基金經理決定股債的資產配置比列,權益類基金在設置好的倉位內決定權益類資產配置詳情,這樣既實現了股債基金經理的有效配合,也更好確保了組合整體風險控制——債券類基金經理決定倉位的好處是根據債券這邊能貢獻的安全墊來決定整體組合的風險暴露。
                      因材而用 打造“黃金”投資戰隊
                      人才一直是公募基金行業的核心競爭力,雖然有了卓越投研體系提供了扎實的后盾,但是要想在市場上“守正出奇”,關鍵還是要看是否具備能力突出的投資人才。
                      自成立以來,華夏基金就非常重視固定收益投資,通過匯聚大批優秀的債券投資經理,以及在海內外知名高校中選拔人才,打造出一支實力雄厚的固收投資團隊,近幾年,歷經市場考驗,華夏基金更是涌現出一批以“固收四劍客”領銜的債券投資精兵強將。
                      劉明宇是華夏基金固定收益團隊的靈魂人物。他擁有12年證券從業經驗,10年投資管理經驗,現任華夏基金固定收益部董事總經理、行政負責人。劉明宇曾任機構債券投資部研究員、投資經理助理、投資經理等,擁有豐富的公募基金和社保組合的投資管理經驗,長期從事信用策略研究工作。對于信用利差的影響因素、信用債的投資者結構、發行人信用資質的鑒別有著深入理解。
                      柳萬軍是另一名固收大將,擅長管理中低風險固定收益產品。他具有13年證券從業經驗,6年公募基金投資管理經驗,現任華夏基金固定收益部執行總經理。2007-2010年,柳萬軍在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期間曾借調至央行總行貨幣政策司工作,在央行的工作經歷培養了他自上而下的宏觀視野,投資風格穩中求進,擅長管理中低風險固定收益產品,投資風格“大視野格局,小細節著手”,善于在細微的數據變動中發現問題。
                      何家琪是華夏基金固定收益團隊的“新銳”,擅長可轉債投資,進攻性強。何家琪現任華夏基金固定收益部總監,作為一名從公司內部成長起來的基金經理,他的投資風格和行事作風都帶著華夏基金注重風險控制,堅持價值投資的印記,在轉債和權益方面管理經驗豐富。
                      此外,華夏基金固收團隊成長出一名擅長純債投資的債券女將——張海靜,為組合構建穩固的防守。作為女性基金經理,張海靜利率研究出身,擅長多資產轉化,投資風格穩健,平穩的性格更擅長債券市場投資,目前管理多只純債基金。
                      精英團隊創造亮眼業績。銀河證券基金評價中心截至今年9月30日數據顯示,華夏基金旗下多只產品年內收益排名位居同類前列。華夏雙債債券、華夏聚利債券、華夏債券分別位居可投轉債的普通債券基金(同期可比187只)年內收益排名第一名、第二名和第七名。華夏鼎利債券位居二級債基(同期可比241只)年內收益排名第二名。華夏鼎琪三個月定開債券位居定期開放純債型基金(同期可比341只)年內收益排名第八名。華夏可轉債增強債券位居可轉換債基年(同期可比36只)內收益排名第五名。
                      提起團隊管理的秘訣,劉明宇表示:“現在基金經理的培養路徑和以前不一樣,以前要求所謂全能型,現在隨著市場的發展,每個單獨領域都可以有充分的發展空間。市場的廣度問題,我們可以通過公司投研大平臺和資產配置理念去解決;市場深度的問題,我們就要通過基金經理的個人專長去應對。我們對基金經理要求也是基金經理個人風格要和產品風格相契合,伴隨市場深度的加深,能力同步加深。不僅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也是讓適合的人管理適合的基金。”
                      劉明宇還強調從固收類基金經理成長經歷來看,目前華夏基金的固收團隊成員正處于黃金時期,而且團隊人才梯隊建設完善,對于團隊的實力和未來戰績,他充滿信心。
                      夯實風控 注重信評研究和投資轉化
                      震蕩市中,固收產品能為投資者的資產配置提供“減震”功能,以固收打底,以風險資產增強收益,均衡布局多類資產,在更低波動水平上追求長期更優回報,實現穩中求進的效果。這個“穩”字除了跟債券本身風險收益比相關,更多體現為風險管理。某種程度上,風控能力是基金管理人固收類投資實力的核心體現。
                      近年來,信用債違約事件頻繁發生,也極大考驗了基金管理人的信評能力和風控能力。在此方面,作為業內最早建立信用研究團隊和最早建立信用債評級系統的公司之一,華夏基金擁有一支16人組成的信評團隊,截至2020年10月底,覆蓋740家信用債發行主體,2000多只信用債。此外,華夏基金還建立了完備的信用風險管理制度、標準化的信用評級系統和多層次的信用風險控制措施。這些都為華夏基金固收團隊保持良好運作、力爭更優異表現提供了強有力支持。
                      同時,華夏基金固收團隊還十分注重信用風險研究和投資之間的轉化。首先,華夏基金從投研體系設置上,既體現公司對信用研究的重視,也確保其研究的獨立性,貫徹“尊重專業意見”的基本原則,確保信評團隊有獨立的空間,以客觀、公正地完成工作。其次,也從考核機制上鼓勵信用研究員做深入的研究,公司對信用研究員的定位不純粹是風險控制,也要求他們推薦一些他們從深入研究中發現的有投資價值的標的。也就是說,不僅要對信用風險有分析和區分的能力,也要對信用風險具備定價能力。這樣既有助于幫助基金經理規避風險,也有助于基金經理提升投資業績。此外,華夏基金還鼓勵研究員和基金經理加強溝通,一方面要求研究員對研究成果有“主動輸出”能力,確保其研究成果可以直接觸達基金經理,另一方也定期讓優秀基金經理與研究員面對面交流,傳遞經驗、傳達需求。從“供給”和“需求”令各層面促進信用研究和投資的轉化。
                      相較權益類基金,固收類基金帶給投資者的投資體驗更多是穩健。用劉明宇的話說,固收投資更多是一個聚沙成塔的過程,考驗的是細水長流的堅持和積累。厚積方能薄發,深耕多年的華夏基金固收戰隊已經準備好乘風破浪。

              網上交易申請直通車_三步開通
              電子對賬單
              中国好胸陈思琪